当前位置:首页 > 公安新闻 > 警营文化

刀刃上的警情

发布时间:2018-02-23 10:10 发布者: 浏览次数:
金川分局   赵永新
正在派出所值班的民警海子接待了一位报警者老刘头。这个个儿不高,还佝偻着腰的七十多岁老头,进屋后见到威威武武的几个民警,唯唯诺诺不知怎么开口,未语泪先流,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海子和其他民警见此情景,知道老者必是受了什么委屈才这样,不然,到派出所来干什么。大家先好言抚慰老刘头,劝说着待他平复情绪后再慢慢询问情况
喝了几口民警递过来的热水,擦拭掉泪珠加汗珠的老刘头,才顾得上打量围着自己的警察们。这几位男民警呀,年龄个头差不多,都显得精精神神的样子,一看就给人足足的安全感,虽然没有急于问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一圈儿探寻的目光中,老刘头知道,该给他们说说自己的“家务事”了。
“唉,我是没法子活了呀!”一开口,老刘头眼泪又开始在眼睛里打转,一口浓郁的四川话扑面而来。“老人家,不急,您有事慢慢说。”副所长魏子河看着白发苍苍的老者这样,知道他遇着了难事,于是循循善诱,不急不火。他坐在了老者对面,其他民警或坐或立看着老刘头,而辅警郭子已经习惯地悄悄展开了警务记事本。
老刘头抬起泪眼,擦拭着慢慢道出原委。老刘头今年七十八岁,七十年代时候响应建设大西北号召,举家从遥远的四川随单位迁来戈壁滩上的不毛之地金昌,是本市最早的建设者,一直居住在单位家属区的大院里,家中有老伴和四十多岁的儿子儿媳,就是这个四十多岁的儿子,一直不让老两口省心,之前有些精神方面的问题,一直用药物维持治疗着,但这两年病情日渐加重,反反复复,逐渐还有了暴力倾向,时常在家砸东砸西,到后来发展到动不动大打出手,家里人包括自己,都被他打过。也考虑着送到医院进行治疗,但疯儿子不长脑子尽长了身体,五大三粗的,谁又能拿得动他上医院去呢。这不,昨晚,闹腾了一宿,把家人打了个遍不说,今早又手持菜刀把一家子赶出了门,还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你一敲门,他就拿菜刀在铁门上咣咣地剁,那阵势,连见了一辈子世面的老刘头也害了怕,看情形这病更加严重了。现在紧迫的是,一家子人进不了屋还好说,怕只怕这货冲出来伤及无辜呀!
在外面呆了一早上无处可去的老刘头思来想去,想到了有天路过辖区的公安派出所,门口照壁上写着的红字:“对党忠诚、服务人民……”,十几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自己还琢磨,这些个字该不是写写而已的口号吧?就冲这几个字,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一辈子遵纪守法,没有麻烦过人的老刘头,无奈之下,忐忐忑忑地摸索进了派出所的大门。
“也不知派出所的民警能解决自己的“家务事”吗?”
听了老刘头絮絮叨叨的一番解释,再看他青一块紫一块的额头,在场的民警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明显是一个精神病人犯病了肇事肇祸的警情,不处理不行,得当机立断,不然会出人命的。像这种的精神病人生病发狂的事情,派出所也不是没处置过。尤其是这个派出所,管辖的这片区域,是一片老旧的楼房区,一些原来职工的子女,有了精神问题无钱医治,小病拖成大病,时不时就出现病人肇事肇祸的事,派出所会同街道社区民政部门处置了多起精神病人打人事件,一些严重的还被解送到了康复医院的进行了医治。就说前阵子,民警海子和辅警小马去调节一家发生的纠纷时,还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也是一个精神病人在发狂,一见海子小马进门,二话不说,举起洗衣服的搓衣板就朝民警轮过来,亏得海子有防备,眼疾手快中,夺过搓衣板,把人按倒在地上拷,不然,嘿,危险着呢!
所以,每逢遇到各样的警情,出警民警在处置时都要未雨绸缪,将事态想得严重一些,处置的方式方法做的周到一点,一是为了人民的安全,二也是为民警自己的安全着想。
魏子河一边安抚着老刘头,一边想着怎么处置这件事。去肯定是要去,但必须做好必要的防护,因为出警面对的将是一个正在犯病的“武疯子”。派出所值班室不是配备有防护用的头盔和盾牌吗,正是用得着的时候,带上。去的人还要穿上防刺背心,抓捕器也拿上,这些东西这会儿不用,更待何时?关键时候可是能救命的!
一伙子人,披挂好装备,全副武装地出了门。海子临出门,想了想,又拿上了一副防割手套,心里盘算着肯定有用。
警车开到老刘头家楼下,魏子河把几个人做了下分工。身材壮实的新军和路平拿盾牌瞅机会先进,魏子河副所长执抓捕器随后,戴着防割手套的海子负责抓疯子持菜刀的手。分工完毕,几个人聚集到老刘头家防盗门口听里面的动静,伺机闯入。隔着防盗门,就听见屋子里不时传来“咣咣咣”砍东西的声音,还有磨刀的咔咔声,里面的人这会儿肯定是非常地狂躁,听声儿好像恨不能将屋内的物品各个“碎尸万段”。听着砍东西的声音好像渐渐进了里屋,要把握战机,在大家的示意下,老刘头迅速打开了房门。第一个冲入屋内的新军,一眼看见疯子坐在内屋的沙发上,手里持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往外望,就在他惊愕咋有人敢进屋愣神的时候,新军和路平已经如风般持着盾牌到了跟前,疯子急忙起身,下意识朝着民警举着的盾牌上砍了几下,已经被两面结实的盾牌挤到了墙角,死死按住了不让动弹,持菜刀的手也被卡在盾牌外。被挤住的身体还在极力挣扎着,抓捕器在狭小的空间无用武之地,魏长河扔了抓捕器,一边抓着疯子的胳膊一边喊:“抓手、抓手!先控制住手!”海子在夹缝中,努力寻找着对方持菜刀的手,把菜刀夺了过来。“好了,抓住了,把盾牌撤了!”几个人按住疯子,用约束绳捆住他的手脚,看看安全了,大家才在“呼哧呼哧”的喘气声里松开手,也不管“疯子”嘴里咿咿呀呀的胡骂,开始打扫“战场”。
 这个“疯子”,可是真的疯了,把个家里折腾得不像样不说,还“执着”地把屋里各种刀具都收拾在了一起,找了块磨刀石,把家中的菜刀呀水果刀什么的都打磨了一遍,每一把都是明晃晃的开了刃,要不是民警处置及时,还不知这家伙要干出什么危险的事情呢!就是戴了防割手套的海子,在抓疯子持菜刀的手时,胳膊上还被锋利的菜刀划开了一道血口子。大家七手八脚按住疯子后,又急忙找来纱布包扎海子的胳膊,所幸只是划了一道浅浅的血口子,包扎后已无大碍,大家才松了口气。
等静下来,民警们细细打量起老刘头的家。这是个什么样的家呀---因为长期有病人的缘故,屋内陈设简单,家具老旧,只有简单的生活用具,因长期没有粉刷,屋子黑黝黝的,光线也不好。被打碎的物件随处可见:堆在墙角的花盆碎片、损坏的桌椅板凳、撕碎的衣服被褥、满地的纸张棉絮,还有被刀砍得千疮百孔的茶几……这个家已经被折腾得不像个样子了,可想而知这一大家子人是承受了什么样的苦难,经受了多少生活鞭挞呀,谁家摊上这种事,不论生活上还是精神上长期的折磨也是受不了的。而老刘头的疯儿子,经历了刚才的阵仗惊吓,此刻又被捆住缩在墙角,安静多了,哆哆嗦嗦地低着头喘息着。那长时间不曾打理的外表,蓬头垢面地像个乞丐,衣不蔽体,那样子,看着让人心酸、可怜。
接下来是善后的事情,当务之急是把人送到医院治疗。而老刘头老伴俩已经六神无主、束手无策,不知怎么办好。魏子河和海子等人合计了下,给社区的书记吴建平打了电话,简单叙述了事情经过。不一会儿,吴书记和社区的几个干部就急急地赶来了,问询了情况,看了眼前民警的阵势和屋内的情形,就什么都明白了。吴书记对这些善后事宜处理起来可是驾轻就熟,他迅速联系了民政局,派来了辆医务车,大家合伙把疯子抬上车,交待给了医务人员,安顿好。
在门口,看着一旁无助的老刘头一家,魏子河与海子、路平、新军聚在一起,悄悄说了些什么,四位民警掏兜倾其所有凑了一千多块钱,递到了老刘头的手里。
魏子河说:“老人家,这些钱不多,你买点家里的贴补用的东西吧,家中有个这样的病人,也是苦了你们老两口了,这么大岁数,你们也要注意身体。至于你儿子到康复医院治疗的费用,你不用过多担心,现在社会保障体系非常好,政府和民政上会视你们的经济条件力所能及地帮助解决你们的困难的。”
老刘头急急地推辞不要,但在魏所长和民警们一再的坚持下,他接过了民警们带有余温的这迭钱,颤颤巍巍的老两口满含着热泪,与儿媳不住声地道谢:“你们冒了这么大的危险来处理我们的家事,还给我们捐款,又出力又出钱的,让我们实在过意不去,你们真是好警察呀,我们一家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哎哎,我们是遇上好人啦。”
“你们真是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呀!”
“有你们在,我们安全多啦!”
不知什么时候,闻讯围过来的一些邻居们,也加入了感谢的队伍,对民警的行为赞不绝口,对这帮子年轻警察的举动直竖大拇指。
听着这些感谢又暖心的话语,经历了惊心动魄之后的民警们一阵释然---我们的付出,不就是让老百姓满意吗?
这些朴素的话语就是对人民警察最好的褒奖!
情意融融间,又接到了新的警情,魏子河和民警们与老刘头一家握手道别,匆匆踏上了新的出警之路。
真应了那句话:“群众利益无小事”!
这起“刀刃上”的警情,就这样,在大家奋不顾身、齐心合力下圆满处置完毕。
而在工作中,又有多少老百姓的疑难事、大小事,在等着我们去处理呢?
 
  • 甘公网安备 62030202000117号
  • 版权所有:金昌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6203000022
  • 地址: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上海路 陇ICP备0900319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