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安新闻 > 警营文化

不朽之盛事

发布时间:2017-08-30 17:40 发布者: 浏览次数:
龙首分局 丁文豪
三国魏文帝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言道:“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这句话的提出,把文章写作上升到了极高的层面。在古代,人们把一个人的最终成就用“立德、立功、立言”三个方面来评定,称为“三不朽”。其中“立言”指的就是一个人在作文方面的成就,以及其文章中所呈现出的见解和乾坤。公文写作是文章写作中的一类,公务文书是法定机关与组织在公务活动中,按照特定的体式、经过一定的处理程序形成和使用的书面材料,又称公务文件。毫无疑问,公文是政令能上行下达的重要载体,对国家治理和社会发展起到一定的影响,它更像是一条线,连接社会方方面面。作为一名成天与文字打交道的人来说,作文写材料几乎成了工作的大部分。多数人起草材料时候往往十分发愁,不能迅速提纲挈领,一蹴而就,时常抓耳挠腮,左拼右凑,好不容易成稿,还得经历圈改完善,几易其稿,直到文章成形,有时候和初稿一比较,简直是两个版本。作文不易,公文写作要求更加严格细致。有时候想想,写公文就像是戴着镣铐跳舞,要在划定的条件和受众下完成规定动作,达到预期效果。虽然我现在还在公文写作这条充满曲折的道路上苦苦求索,但也有一些感想和体会,与大家共同分享交流。
  一、执简以御繁。一般性的公文往往是简明地传达信息,只要能将事情叙述清楚就行,完全没有必要写得过于繁琐和累赘。当然,这类公文往往有一个中心议题和主旨,在阐述的时候要叙述清楚,避免歧义,让阅读者迅速理解接受并执行。“断竹、续竹、飞土、逐肉”是一首远古民歌《弹歌》,反映了原始社会狩猎的生活,短短八个字,精炼而准确地概括了“弹”生产制造的过程和用途。先将竹竿截断,然后用弦将截断的竹竿连接两头制成弹弓。“飞土、逐肉”,然后一颗颗弹丸从弹弓中射出,击中猎物。八个字,一连串狩猎动作,一副生动的打猎场景展现在我们面前。写作公文就是如此,不仅要做到简明扼要,更重要的是叙述要全面到位。有时候,当一堆材料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需要我们拿出去粗取精和化繁为简的能力,剥丝抽茧,梳理出脉络和主线,直指要害。“执简以御繁”,往往能帮助我们在写作公文乱丝无头时走出迷雾,豁然开明。
  二、形式决定内容。根据《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公文可以根据作用的不同分为15种。公文之所以区别于其他的文章,就在于公文具有严格的格式标准,只要我们能掌握其标准结构和形式,就能够按照规定完成相应文体的起草和写作。形式有时候在公文写作的时候往往起到决定作用,人们常说要反对形式主义,不要让形式绑架内容,但是在这里我还是想对大家说,形式决定内容,甚至形式大于内容。就像民警出去执法的时候,如果身着警服,装备齐整,瞬间就从形式上对犯罪分子形成一种震慑。党政机关正式公文的格式要求十分严格,对于一名机关工作人员来说,我们还是要拿出最基本的东西反复琢磨,熟练运用,当你把公文的所有格式都能熟练掌握运用,驾轻就熟的时候,就已经在某种意义上成了一名合格的文字工作者。
  三、谋篇布局,气势通达。好文章一定是立足全局,结构完整,气势通达,上下贯通,不别扭不晦涩,让人读起来酣畅淋漓,深受启发,爱不释手。而一篇不好的文章要么杂乱无章、气势松散,或者不知所云。元代散曲家乔梦符谈到写作“乐府”的章法时提出:“作乐府亦有法,曰凤头、猪肚、豹尾”,开头主旨要小巧简明,指出中心思想,中间内容要饱满充实,切忌泛泛而谈,结尾要精辟简明,气势昂扬,一笔点出中心。公文写作的也有所谓的凤头,猪肚和豹尾,凤头就是要以国家政策和上级精神为依托,做到旗帜鲜明,政治立场坚定;猪肚就是要阐明具体事宜和工作措施,具有指导性和可操作性;豹尾就是要做到简明概括,意尽言止,做到掷地有声,切忌拖泥带水,摒弃“弦外之音”和胡乱“穿靴”。
  四、作文犹掘井。写作公文是一件颇费脑子的任务,大多数材料写手动辄一篇稿子下来,彻夜鏖战,熬油点灯,以烟为伴。如果没有干坐冷板凳的毅力和沉心静气的功夫,是全然不行的。“板凳需坐十年冷,文章不着一字空”,就是告诉我们作文这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没有一定的积累和功力难以达到。作文犹掘井,井愈深土难愈出,若不坚持到底,岂得见泉源乎?我们要拿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和毅力,坚持不懈,敢于和文字句读较真碰硬,在文字段落面前逞英雄,真正把他们降服,为我所用,熟练驾驭,而不是拿到一堆材料就毫无办法,乱了方寸,束手就擒。
  五、以解决问题为纲。公务员的本质是为人民服务,究竟怎么为民服务,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最终的落脚点就是解决问题,解决国家问题,解决社会问题,解决群众问题。抽丝剥茧,公文的写作无非就是两部分,一方面就是梳理存在什么问题,另一方面就是阐明如何解决问题。《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收录了习总书记在2012年11月15日至2014年6月13日这段时间的讲话、谈话、演讲、答问、批示、贺信等79篇,针对新的时代条件下中国存在的现实问题和社会发展,提出了许多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全面回答了中国发展的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集中展示了以其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的治国理念和执政方略。“天下事,以实则治,以文则不治”,写文章,尤其是公文写作要根据问题,切实提出解决措施,最忌纸上空谈。笔如针,要做到针针见血,又如刀,要做到刀刀见肉,只有如此,才能真正通过文章发挥治国理政的作用。
  六、汝果欲作文,功夫在“文”外。“工夫在诗外”是宋代大诗人陆游在他逝世前一年给他的儿子传授写诗经验时做的一首诗中的一句。诗的大意是说:他初作诗时,只知道在辞藻、技巧、形式上下功夫,到后来才领悟到这种做法不对,诗应更注重内容和意境,应该反映人民的要求和喜怒哀乐,强调实践,学习作诗不能就诗学诗,而应该把功夫下在掌握渊博的知识和深入实践调研中去。无意间在网上看了一篇文章——《1994年的王沪宁和他的书单》,王沪宁现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中央改革办主任,中央“文胆”之一。1994这一年,王沪宁做了很多事,也读了很多书,他的书单中出现的各类书籍总共有70多本,涉及政治、哲学、科学、历史、文学、经济甚至各类小说。正是倍于常人的阅读和吸收,才为其后来由学者继而从政奠定了基础,尤其是为其在作文理政方面打下了深厚的根基。无论是陆游晚年对作诗的顿悟,还是王沪宁学而优则仕,假如没有统揽全域的格局和博采众长的胸襟以及高瞻远瞩的眼界,恐怕成就和层次有限。正是他们所具备的“功夫在诗外”的思路才造就了他们在各自领域的不俗成绩。写作公文也是如此,不能为作文而作文,需要在其他各个领域广泛涉猎,做功课,下功夫,兼收并蓄,只有如此,文章才能平中见奇,脱颖而出。
  七、由“术”入“道”。公文写作在这次全省公安机关四项业务技能竞赛中被列为其中一项。毋庸置疑,公文写作和其他技术性工作一样,有一定的技巧存在,倘若能熟练运用某些程式化的东西,确实可以应付一些公文起草,甚至是大部分。古语云:“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里的“器”就是所谓的技巧和技术,而道则表达了一种抽象的规律和道理。对于文章写作,我觉得到最后真正高水平的东西完全可以上升到“道”的层面,而这种道理反过来又能驱动和指导作者写出更加实用、具有针对性的文章,当然没有深厚的功力也是达不到的。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文以载道”是国家党政机关公文写作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
  作文,“坐文”,“坐稳”,也许当你真正坐到板凳上,拿出一只“如椽大笔”,坐稳当,心平气和地梳理思绪,挖空心思,绞尽脑汁的时候,你也就慢慢悟出了其中的真谛。
 
  • 甘公网安备 62030202000117号
  • 版权所有:金昌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6203000022
  • 地址: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上海路 陇ICP备0900319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