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安新闻 > 警营文化

忆往昔警营碎事

发布时间:2017-11-30 11:01 发布者: 浏览次数:
金川分局   曹辉泽
(-) 得经验
1996年3月,我23岁,学校毕业后没有分配工作,来到金昌市公安局广州路派出所(以前没有分局)从事联防工作。那时的派出所所长是刘所长(后来的刘建国局长),教导员为孟教导(已退休),副所长是芦所长(现金川分局副调研员)。我的直接领导和师傅是胡警长,一位经验丰富,正值壮年的“老民警”。
对于一个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学生娃来说,步入社会的第一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公安派出所,穿上那身草绿色的警服出去工作,心情别提有多带劲了。那时,作为联防队员的我们工资待遇是很低的,但抱着初入社会锻炼为目的,也就泰然面对了。因为年轻气盛,精力充沛,加上没有牵挂羁绊,所以我一天到晚工作生活基本上在派出所,“以所为家”是常事!我们联防队员的工作,除了巡逻、值班、执勤外,还要登记暂住人口,收取治安费、暂住费,配合正式民警办理各类案件,抓人、看人也是家常便饭。每天虽然很忙,但生活很充实,乐在其中。
在日常工作中,经常会碰到一些对我来说意想不到情况,用现在的话说叫“奇葩事”。这些事,既让我们年轻人开了眼界,又实实在在给我们上了一节又一节生动的警务教育课。后来想,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理解,公安工作真就是一个负责任操心的差事,一刻也马虎不得。有那么一次入户找人的经历,真是开了眼界了,至今还是记忆犹新。我们管片的责任区有一家人姓袁,家中有三个儿子,号称“袁氏三雄”,都是在派出所挂了号的吸毒前科人员,屡教不改。那次我们随胡警长和民警艾哥到袁家找“袁氏三雄”,袁老太太护犊子,不让我们进屋。胡警长判断,越是不让进屋,家中越有情况。好说歹说进了屋,果然发现一直谎称不在市区的“袁老二”在卧室藏着,无路可去的他被我们拉到了客厅里。精彩就在这会儿上演了:本来就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抵触的袁家,大人小孩围上来开始胡搅吵吵,不让我们带走“袁老二”,情绪越来越激动。趁着我们劝说其父母乱糟糟的场面,这“袁老二”冷不丁拿起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就要自残,被早有提防的胡警长一把攥住了手腕,我们七手八脚围住他,抓手的抓手,拉胳膊的拉胳膊,混乱中用手铐铐住了“袁老二”的双手,等把人拉起来,我们大吃一惊:铐子一只铐在袁的手腕上,另一只却铐在警长的手上。原来在混乱中手太多了,急急忙忙中队员小纪将抓着“袁老二“的手拉了一只就铐上了。呵呵,错归错,好歹人已经控制住了,看着一脸严肃、和“贼娃子”“手挽手”的警长,我们年轻人偷着乐个不停。回去后想想,真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警长眼疾手快,处变不惊,及时化解了这场闹剧,我们几个人都会为一个吸毒人员跟着“受水”呢!
试想,出去开展工作,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和状况,可能对于那时年轻的自己和同样年轻的其他队员,这样的经历会成为我们闲暇时候的调侃和津津乐道的谈资,但对于警长来说,带队出去工作,要负责行动的成败、大家的安全以及执行任务的好坏,这份责任担当,不是那时年轻的我们所能够理解和体会的。再看看现在我身边带领的年轻的文职和辅警,想想二十年前接触警事不断学习的我,心中浮想联翩,不能平静。
所以,只有经历了,才会明白怎么去做。在师傅那儿学到的东西,也势必让自己在以后的工作中吃一堑长一智,而经历的越多,懂的也就越多,师傅的言传身教,对不断成长的我确实受益匪浅!
      (二) 破盗案
1996年盛夏的一天,雨后天晴。在派出所干联防队员的我,随值班的警长和民警经历了一次难忘的出警抓捕和破案,可谓新鲜刺激。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正在值班的警长接了一个报警,在XX区一栋楼下被盗一辆雅马哈牌摩托车。那时的人们收入普遍不高,摩托车是比较让人眼热的奢侈交通工具了,一台车动辄就是上万元,非常贵。而一些偏远的农村,人们由于法律意识淡薄,喜欢摩托车又买不起,就贱价购买“贼车”(盗抢车),盗贼就瞅上了这宗“买卖”,做起了这门“无本生意”--将经济相对好一些的城市里的摩托车盗窃后低价卖到农村作交通工具,久而久之形成了这样一个或明或暗的盗销市场。
正在宿舍里备勤的我们几个联防队员,一听说有警情,不等警长召唤,不约而同跟着就出了派出所的大门。一伙子人到了报警的地方,哪还有贼的影子。警长和大家一合计,从摩托车发现被盗到报警以及民警到达现场时间不长,盗贼应该没有走远,试着找找,大家立即分头在附近楼道进行搜寻。我和警长一组,俩人蹚着雨后的泥水,快步向旁边居民小区飞奔过去,奔跑中我只顾前面没顾脚下,一脚踩在烂泥坑里,把一只鞋子也踩脱陷在泥里,满脚的泥水呀,那个样子,别提多狼狈了。我回头捡上鞋子穿好,顾不上两脚泥巴,又随警长跑起来。我们边跑边留心观察,这时看见从一个楼道里走出一个20多岁的小伙,不看我们急急往前走。警长立即叫住了他,反复问他在哪儿居住,什么地方人,又抬起他的两只手看了看,闻了闻,立即向我使了个眼色,我们一左一右控制住他,也不管他的争辩挣扎,只管带回所里再说。
也不知后来是怎么审讯的,反正我记得,人没有抓错,摩托车就是那小子偷的!原来他是临近XX市一农村的,有修摩托车技术,看偷摩托车比修摩托来钱快,就干上了这“买卖”,多次来我市盗窃摩托车后,贱卖到他们农村的农民手中。这次盗窃摩托车后看见民警追上来了,就藏在附近的楼道里,想侥幸躲过去,没想到这次栽在了火眼金睛的警察手中。
嘿,我就一直在纳闷:现场是怎么就断定他是盗窃犯而没有放了他呢?
后来带着疑问问其他民警我才知道:一是出警后警长计算了盗案发生到报警的时间,判断盗贼没有走远;二是检查发现现场遗留有烧过的电路线的痕迹,判断对方会修摩托车,手上肯定有烧皮线时留下的黑印和味道;三是看见警察躲躲闪闪,被拦住询问时,回答问题遮遮掩掩,支支吾吾,一口浓重的邻近县区口音,不是流窜作案才怪!
哎呀,真是服了!原来是多年侦察破案的经验和职业的特性破了这案子呀!
     (三) 话变化
1997年秋,踏着满地黄叶,迎着瑟瑟秋风,我和新分配的另外俩民警福太、淑华,怀着激动的心情,到入警的第一个工作单位----金昌市公安局戒烟所(现在叫戒毒所)报到上班。
三人骑自行车从天津路往市区西北角走,穿过一条三百多米尘土飞扬、坑坑洼洼的土路,来到靠近郊区的四号果园和马家岸村旁一片不起眼的平房院落。如果不是门口墙上有一块铁牌上写着“戒烟所”几个字的话,我们着实不知道,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公安局的一个部门。透过铁门忐忐忑忑向里望去,眼见高墙大院,威严耸立,给人以压迫感。院子里,是前后两排简陋的砖混结构平房。进到所长的办公室,见过年过半百的徐所长,他热情地寒暄,并向我们介绍了戒烟所其他民警和所里的基本情况,让我们先熟悉所里环境。我们跟着所长,到所内第二道开启时哐啷作响的大铁门内,进入了陌生的高墙大院里。里面也是两排砖房,前面是办公区,后院是戒毒人员的宿舍,所不同的是,后院的门和窗都是用钢筋加固过,平日是上锁的,只有“放风”时才打开。我们几个年轻人的出现,引起院内些许骚动,好多脑袋趴着铁窗好奇地向外看,眼中分明有某种期盼流露出来,给我们也紧紧张张的感觉。当初次跨过那道大铁门时,我内心的庄严使命感骤然升起: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以民警的身份正式开始工作了,肩上像压上了一副担子,瞬间沉重了许多,一种深深的豪迈充满全身。
走寻了一转,才大概了解了些这儿的情况:单位没有暖气,冬天要生炉子取暖,夏天房子漏雨不说,旁边还是一个大垃圾场,臭气熏天,一遇刮风天,尘土飞扬,废纸烂报漫天乱飞。看着眼前近似简陋和破败的办公环境,我们的心凉了半截:这难道就是我心目中神圣的公安监管场所,难道就是我以后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吗?心理上那个落差了大了去了--这真是我当时发自内心的感受!无怪乎来报到时一位领导对我们说:先去吧,等工作上几年,快的话,一到两年就会“出来”了。后来才明白,原来是这地方条件太艰苦,民警多不愿意来。作为新警,我们没有过多的选择,服从组织分配是第一位的,那就在在岗位上一步步慢慢适应吧(不过在后来的工作中,我们同事们也是化甘苦为快乐,把戒毒所的工作做得风生水起……确实很怀念那段美好的青春时光。)
再来看看现在的看守、戒毒和派出所等基层办公场所,面貌已经今非昔比,各种硬件软件设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办公场所大多都是簇新的楼房,白墙蓝边,标志鲜明,冬天集中供暖,干干净净,到处都是硬化后的路面、平地,干净整洁的环境,整齐划一的布局。民警的办公场所自不必说,像戒毒所里戒毒人员的生活环境也不可同日而语:以前号室空间狭小,十几个人一间房间拥挤不堪,解手是在塑料桶里,卫生条件极差,现在号室宽敞明亮,冲水卫生间干净整洁;以前吃饭院子里蹲着吃,伙食简单,现在有专门的食堂,菜食花样多多;以前架火炉取暖烧水,常发生吸毒人员为逃避戒毒故意烫伤事故,现在冬天暖气取暖,火炉早已消失,杜绝了此类事故的发生……方方面面的改变,都在向规范化、科学化、现代化发展。这无不得益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上级领导对公安工作的重视,以及政府对公安工作持续不断的保障、支持和投入力度。从基础建设、装备的购置、民警的训练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实实在在体现了:“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的重要性。
忆多年前参加工作之初,第一次走进戒烟所,踏入公安局的大门,到现在,已经在不同岗位上辗转工作二十余年,看看社会的发展和身边工作环境的变迁,以及不断变化的警营,还有一茬一茬相熟的和不相熟的民警,一代代金昌公安人,用自己的前赴后继的坚强姿态与毅力,秉承着光荣的传统,一路走下去,开创出无比绚烂的金昌公安明天!
 
  • 甘公网安备 62030202000117号
  • 版权所有:金昌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6203000022
  • 地址: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上海路 陇ICP备09003191号-2